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眼中文 >> 寒门状元 >> 第2425章 见风使舵

第2425章 见风使舵

乾清宫内,张苑正在向朱厚照奏禀。

在有沈溪上疏的情况下,张苑轻省了许多,皇帝低头翻阅奏疏,不需他来赘述。

朱厚照看得很仔细。

对于沈溪领兵,朱厚照素来都抱着最大的期待。

半天后,朱厚照才将沈溪的奏本放下,脸上满是感慨之色:“或许是朕遇事太过优柔寡断,若从宣府回来后马上便让沈尚书领兵,何至于现在要派出数万兵马才能彻底平息叛乱?想来那时沈尚书带个三五千人马,便足以荡平中原匪寇。”

张苑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或许现在几千人也可以啊。”

“嗯?”

朱厚照皱眉打量张苑,问道,“听你的意思,是让朕驳回沈尚书奏请,随便给他拨点人马就让他去平乱?你觉得你在行军打仗上,比沈尚书更有见地?甚至可以让你来为兵部当家做主?”

张苑赶紧解释:“老奴并无此意,只是老奴觉得,沈尚书要从京师调拨两万人马南下,恐造成京畿防备空虚的局面。”

朱厚照倒没那么紧张,道:“若是其他人这么提出来,朕一定会跟你抱有相同的看法,不过现在沈尚书提出,那就很妥当了……要平乱,最重要的便是快刀斩乱麻,从西北调兵耗时太久,不如直接从京师调拨,有沈尚书领军在前线肃清匪寇,贼人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杀到京城来?”

张苑道:“陛下高见。”

朱厚照不太领受张苑的恭维,不过他也没兴趣继续问有关沈溪出兵之事,站起身来,说道:

“有关出兵细节,一切都按照沈尚书所请批复,由他做出安排,他毕竟是兵部尚书,所有的事只需要在朕这里走一遍流程便可……司礼监一定要全力配合。”

“是,陛下。”

张苑赶紧应声。

朱厚照意兴阑珊地道:“兜兜转转到最后,还是没逃出让沈尚书出兵的宿命,朕或许该好好反思一下。哦对了,这几天就把为沈尚书封公之事定下,在他出征前……朕跟沈家小姐的婚事需尽快办妥,沈尚书说他留在京城等朕的大婚结束后便会踏上征程。”

张苑道:“陛下,这仓促间又要准备大婚之事,又要为沈大人封爵……其实可以等沈大人凯旋后再……”

张苑说话时本来望着皇帝,不过当发现朱厚照气冲冲地侧过头来时,张苑赶紧避开那凌厉的目光,低垂着头等候传命。

朱厚照黑着脸道:“事情还是早些定下为好,非要等战事结束,那样会显得朕用心不诚。沈尚书既是大明功臣,如今又成了国舅,从此以后与国同休,给他封爵朝中应该不会有太多反对声音吧?”

“是,想来确实如此。”

张苑连忙应承下来。

朱厚照摆摆手:“这些事都交给你去办理,朕不多管。”

说完,朱厚照往内堂去了,好像有更为着紧的事去办。

至于侍立一旁的小拧子,则往张苑身上看了一眼,目光中带着些许不解,随即皱皱眉,紧忙跟随皇帝往内堂去了。

皇帝走后,张苑脸上呈现几分得意之色:“大侄子封公,我可是大功臣,他不好好提拔一下我儿子,都对不起我在陛下面前帮他说的那些话!这招以退为进还是挺管用的嘛……”

……

……

沈溪上奏出兵的奏疏,当天皇帝便做出批复,谕旨发至兵部,王守仁当即去见沈溪,传达皇帝的意思。

因沈溪称病不出,很可能在出征前也不会回吏部和兵部履行尚书之责。

就算很多事出自沈溪策划,但执行层面总归需要有人办理,刚入朝担任侍郎的王守仁责无旁贷。

王守仁见沈溪,长谈一番,当明白兵部需要负责调兵遣将及筹备粮草辎重后,赶紧告辞,出沈府后又马不停蹄去见谢迁。

谢迁留在小院中没有回府,他这时刚知道沈溪将被皇帝赐封公爵之事,过来跟他禀明情况的正是之前暗地里搞小动作的杨廷和,王守仁正好碰上。

王守仁到了小院正堂才知杨廷和也在。

虽然王守仁跟杨廷和之间的岁数差距没有跟谢迁那么大,但因杨廷和在朝中跟他父亲王华属于同一辈人,王守仁不得不拿出对待尊长的态度对待杨廷和。

谢迁道:“伯安不是外人,坐下来说话吧。介夫,有话不必藏着掖着,现在兵部事务都是伯安在打理,他可是大有作为的年轻人。”

在外人面前,谢迁对王守仁的评价从来都很高,显得他对王守仁非常器重。

杨廷和也明白,现在王守仁的能力高低已不那么重要,关键是王守仁已将兵部原本属于沈溪的权力给拿了回来,在陆完出征,沈溪告病也即将领兵离京时,未来兵部事务都要靠王守仁打点。

谢迁本来很被动,但在王守仁回朝后,这步棋下来看起来已然是全盘皆活。

本来杨廷和还想就沈溪封爵之事跟谢迁说上两句,看看有没有办法上疏阻止,但在王守仁到来后,他始终有所避忌,不敢完全相信眼前这个沈溪的直属手下。

谢迁明白眼前的境况,率先问道:“伯安,有事直接说便可。”

王守仁从怀里拿出沈溪的奏疏,正是之前杨廷和亲自送去司礼监的那份,递到谢迁跟前道:“谢老,有关出兵事项,陛下已下达御旨,让兵部全力配合沈尚书行事。”

谢迁将奏疏接过去,他已不是第一次看,不过还是看得很仔细,里面的票拟已不在,而朱批是由张永撰写,应该是出自皇帝授意,上面说明正德完全同意由沈溪统领京师兵马两万,朝廷调拨相应钱粮、军械等等……

但在奏疏中,没提及委派监军太监,之前跟沈溪有过不少交集的太监一个都没安排,好像皇帝忘记了。

谢迁看过后,将奏疏递给一旁的杨廷和。

杨廷和没有看沈溪上奏的内容,也跟谢迁一样,重点看由张永代表皇帝做出的批复,心里有些纠结:

“为何陛下安排批复之人是张永,而非张苑?之前跟张永所提之事好像压根儿就没体现在朱批中?”

杨廷和查看朱批时,谢迁用平静的口吻道:“你先去见过之厚了?”

王守仁诚恳地道:“正是。晚生去见沈尚书,向他转达圣意,得悉兵部具体安排兵马调度以及筹备军资军械,粮草辎重等,涉及跟户部和工部对接……之后还要往二衙门走上一趟。”

“嗯,很好。”

谢迁对王守仁的回答非常满意,点头道,“之厚用兵神乎其神,自入仕以来还无败绩,不过他处事始终有些偏激,跟户部和工部交涉由你去做最合适……你比较识大体,知进退,做事应该很顺利。”

王守仁未料到谢迁会对他夸赞,而内容则是他“识大体”,谢迁这么说,代表着在谢迁心目中,沈溪是不识大体的那个。

王守仁心想:“以谢老之意,是说之厚在为人处事上不够圆滑,许多时候显得蛮不讲理,所以让我用自身的人脉关系去弥补?”

有关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王守仁多少有些了解,他清楚地看到自己当前的境况,明白沈溪锋芒毕露,很多人对一个毛头小子占据高位不那么感冒,以至于在朝中很难培养起自己的嫡系,反而谢迁的派系看起来更加稳固,那些老家伙明里暗里都往谢迁这边靠拢。

而王守仁则可说游走在各势力之间,主要是在谢迁和沈溪之间保持相对中立,或者说并非中立,所有人都相信,有王华这个前文官集团中坚的父亲,王守仁肯定更偏向谢迁,所以他说话做事不会引起多少抵触。

这边言语间,杨廷和已将皇帝的批复看过,将奏疏还给王守仁。

王守仁道:“不知谢老和杨老在有关出兵之事上,有何安排?晚生好按照两位吩咐行事。”

谢迁笑了笑,道:“伯安,你是兵部侍郎,做事不该完全听从内阁命令,老夫没法跟你说详细细节,其实之厚的安排已算是面面俱到,你遵照行事便可。不过你有这份心是好的,老夫领情了,回去后你便按照陛下和之厚的意思做事,老夫没什么好提醒的。”

杨廷和则有不同意见,道:“在出兵之事上,难道不该多问问朝中人意思?仅听从一人之意,怕是会有缺憾。”

对于杨廷和有不同的声音,谢迁未计较,摇头道:“兵部到底是之厚说了算,从先皇时,他便常在外领兵,尤其是东南和西南那几场战事,全部由他策划,最后结果都不错,之厚在统筹上无太大问题。”

“嗯。”

杨廷和点头,未对沈溪带兵能力有更多评价。

谢迁再次望着王守仁道:“伯安在宣府几年时间,能力得到很好锻炼,执领兵部可说游刃有余,由他配合之厚,应该相得益彰。”

杨廷和马上想到一个人,不由往谢迁身上看了一眼,这个人正是之前谢迁曾跟他提过的三边总督王琼。

论资历和能力,王琼都在王守仁之上,但现在谢迁却把王守仁说得军事造诣仅次于沈溪,难免让他觉得,谢迁更多是为了收拢王守仁而说这些话,并非发自真心。

明白这一层,杨廷和便没有过多评价沈溪和王守仁的能力,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谢迁的说法。

谢迁道:“伯安,遇到难解的事情可以来这里跟老夫商议,之厚领兵出征后,这兵部事便全交给你打理了,你平时可以回去问问令尊的意见……老夫有时间也会去探望他。”

……

……

沈溪即将领军平叛之事在朝中很快便人尽皆知。

有关这次兵马调动,三月中开始筹备,主要是兵部协同五军都督府,从京营调拨,还有部分人马会从宣府地方征调,毕竟之前沈溪在对鞑靼之战中亲率的人马部分安顿在宣府一线,这次会受征调再次跟随沈溪出征。

至于军将,沈溪多用旧人。

并非沈溪不想多栽培可造之才,只因此番平乱准备仓促,没练兵的机会,在大部分人马并非嫡系的情况下,只能靠有经验的军将填补不足。

不过征调过来的将领仅限于驻地在京师周边的,王陵之从团营过来,到沈府拜见沈溪后显得非常兴奋。

“……师兄,我最近在军中比武屡屡夺魁,带兵对垒却从未失手,你没见识过我的风光,军中谁都想调到我手下当兵,这次那些家伙知道我要跟你出征,都抢着来,不过调动人马的事不归我管,我自己的手下都要带上,新兵蛋子必须在战场上历练一番……”

沈溪跟王陵之也就两个月不见,王陵之变得成熟很多,人显得更加自信,在沈溪看来不像以前那样完全是个闷葫芦,三巴掌打不出个屁来。

王陵之兴奋说完,沈溪指了指桌上的茶水:“喝口茶再说吧。”

王陵之道:“我又不渴,喝啥茶水?家里的小兔崽子学会走路了,我让小山好好教他,这几天她还说如果有机会的话,能随军一起跟我出征就好了。我跟她说,打仗是男人的事,几时轮到老娘们儿掺和?她还不听,还要跟我动手呢。”

沈溪笑了笑,问道:“怎么样,没准备再生几个?”

“嘿,正做准备,不过小山脾气不太好,孩子很怕她,我这边也愁得要命。”王陵之有些懊恼地说道,“父亲跟兄长在京城做买卖,没挣到什么银子,现在只靠几亩薄田过日子,家里需要我来养活……正好这次出去,能多赚些军功,再得一些土地回来。”

说到兴奋处,王陵之唾沫星子横飞,手舞足蹈。

沈溪听到王陵之谈及家事,心里多少有一些欣慰,跟着他从汀州府出来的人基本都有了着落,现在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自己总算对得起这帮老弟兄。

不过想到未来的事情,他心中多少有些愁绪,不知该如何进行下去。

王陵之道:“师兄,听说这次要从西北调老弟兄过来?老林已经领兵出征了,还有人在胡大人身边带兵,恐怕凑不齐征服草原的原班人马……对了,咱带几千人马过去就能荡平那些贼寇,为何非要带几万大军?”

沈溪道:“这次战事跟以前有所不同。”

王陵之站起来,甩起膀子,显得很有力道,问道:“有啥不一样?就是一群兔崽子,远不如草原上那些鞑子厉害。打鞑子骑兵,咱几千人马就够了,对付流寇用得上几万人?要不你给我三千人马,我领兵把贼寇荡平!”

王陵之很有信心,也是因为他长时间跟随沈溪作战,一直在打胜仗,培养出一种近乎盲目的自信。

沈溪却摇摇头:“我说过情况不同,你可要听仔细了!这次咱打的不是外夷,说是打流寇,但其实那些贼寇很多都是大明百姓,是自己人,咱们不需要拿起以前那种苦大仇深的架势干到底!”

“有啥不一样?”

王陵之迷惑了。

沈溪说不同,好像真有不同,但具体又说不明白,王陵之总觉得上了战场跟自己对立的就是敌人,在应对方式上应该一样才对。

沈溪正色道:“这次出征,以招安为主,不用那么拼命,要多留活口。”

“哦。”

王陵之应了一声,脸上写满了问号,问道,“招安的话,还是用不了多少人马啊!”

沈溪道:“正是因为不是非得杀个你死我活不可,很多时候需要适可而止,就不能只带几千人马出去。怎么跟你解释呢……”

他在心中组织了一下措辞,继续给王陵之讲解其中差别,“如果咱只带三四千神机营兵马出去,基本可以确保取胜,但一旦交战就非得分出个胜负,因为贼军会觉得我们兵马不多,自然会振作士气生出跟我们决战之心,我们带的人马少了,不得不在人数劣势时尽量以杀戮立威为主。”

“但如果我们带的兵马多,贼寇会闻风而逃,那些落单的贼军便会不战而降,在战场上造成的杀戮不会那么多。”

王陵之挠了挠头,咧嘴一笑:“师兄就是有见地!我就不行了,这些问题想多了会脑袋疼,只需听你吩咐便可……要说单独领兵,甚至老林都比我强。”

沈溪没好气地道:“你啊你,该多读点书了,总以为武力能解决一切,怎能当得上独当一面的大将?有勇有谋才是万人敌!”

“知道了。”

王陵之红着脸说道。

沈溪再道:“这次我会率两万人马出征,离京后再将一些地方兵马收编,逐渐把大军数量控制在三五万间,如此一来走到哪儿也不必跟贼军死战,到时会派出人尽量接纳降军,这场仗从北边往南边打,一路会从大河打到大江一线。”

“这么远啊……”

王陵之虽然对地理什么的不了解,但他到底是南方人,知道黄河跟长江之间的距离,也明白这片地区是北方跟南方的分界线。

沈溪微笑道:“也没多远,这场仗大概会打到年底,最近这几天你不需要住在军营里,多回家看看,把家事安顿好,等着跟我出征就行。”

王陵之问道:“小山那边……让不让她跟着我一起出征啊?”

沈溪道:“将士在外作战,原本不能带家眷,如果她要从军倒还可以,她武艺高超,自保倒是没问题,就是不能冲杀在第一线……你自己决定吧。”

“我不想让她去。”王陵之显得很郁闷,道,“不过我打不过她,只能由得她去了。”

对于王陵之的逻辑,沈溪摇摇头表示难以理解,最后一笑了之。

……

……

三月二十这天,不但王陵之前来拜访沈溪,胡嵩跃和刘序等老部下也接连前来拜访沈溪。

本来出征前,将领见文官主帅多少有些避讳,但因都不是外人,再加上这次皇帝对沈溪出征之事寄望甚高,加之谢迁对沈溪出兵也持支持态度,所以没人敢就沈溪接见将领之事说三道四。

沈溪对他们没交待太多,大概意思是让这些人回去安顿好家事,做好长久作战的准备。

三月二十一。

距离朱厚照跟沈亦儿的婚事只剩下五天时间,工部尚书李鐩前来见沈溪,将造船细节跟沈溪说清楚。

因沈溪即将离京,且所率人马会一路向南,直抵大江一带,而朝廷准备造船的地点也准备定在长江边上,李鐩要把许多事在沈溪这里确定下来。

李鐩问道:“……之厚,若是叛军一路南撤,到了江淮一线,是否你会直接南下监督造船,再平海疆?”

沈溪笑了笑,道:“时器兄这是要为难我,让我长久不得归啊。”

李鐩略微有些尴尬:“只是问你是否要往江南去,照理说你出征一趟,若不趁机将海疆平定,早早便回转的话,怕是过个一年半载还得你出征。陛下之前对沿海倭寇非常在意,毕竟事情涉及两位外戚……”

当提到外戚问题时,李鐩突然缄口不言,因为他忽然意识到沈溪也即将成为“外戚”,有些话要适可而止。

沈溪则显得无所谓,道:“看陛下的安排吧。出征前我要去面圣,详细询问安排,至于是否要亲自去督造船只,尚未请示陛下。若陛下觉得没那必要,我此行只负责平中原之乱,倭寇肆虐之事,留给南京守备衙门去操心吧。”

李鐩叹了口气道:“不得不说,你不出马,这大明四下乱事还真没人平得了。相信你一去,用不了两月便会彻底平息……当初东南沿海也是因你的治理而平静几年,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也跟如今大明还在执行禁海政策有关。”

又提到涉及大明国策的事情,李鐩显得很为难,也就是在沈溪面前他才可以这么说。

有关海禁的问题,沈溪曾跟朱厚照提过。

不过朱厚照登基后,二人开诚布公交谈的机会不多,沈溪不能长时间在皇帝面前催促朝廷改革弊政,解禁封海。

很多事都是朱厚照为太子时,沈溪悉心教导才令朱厚照知晓天下事。

沈溪道:“大明海禁之国策执行至今,的确到了开放时,如此可将沿海一些区域开发出来,加强驻军和防守,再以军港驻靠大船来对倭寇形成威慑,至于沿海岛屿可以迁百姓垦荒治理……但这些事,都是未来需要做的,一时间难以定夺。”

李鐩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沈溪:“那还是得靠之厚你去跟陛下提。陛下年轻气盛,对于治理江山颇有见地,你在陛下跟前进言,大明四海升平指日可待。”

“好。”

沈溪笑着应声。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kuaiyanzw.com)寒门状元快眼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快眼中文

猜你喜欢: 绝世极品兵王大明第一祸害自古红楼出才子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欺世盗国蚍蜉传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抢救大明朝三国之老师在此红楼名侦探帝国之鹰重生之战神吕布抗日之全能兵王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我要做门阀重生世子爷大明铁卫革宋神话版三国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变臣大明文魁大清隐龙明王首辅权倾南北抗日之暴力军团
完本推荐: 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说好的末世呢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重生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神级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惊雷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网游之最强剑士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军少辣娇妻战场合同工奶爸的异界餐厅狂武神帝都市至尊龙皇影视世界当神探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伊塔之柱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都市无敌医圣洪荒之搏天命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超神机械师校花的修仙强者金色绿茵无限猎场大道朝天捡个校花做老婆乡村美女图华山神门惊天剑帝大明铁骨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斩神绝之君临天下都市之地狱之主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从仙侠世界归来首富杨飞天庭临时拆迁员都市之万界至尊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快眼中文移动版 - 快眼中文手机站